艺术家 > 黄锐

黄锐

以摄影相伴

一位以符号、动作、行为、意象而非直观的手法来创作的艺术家如何从事摄影?
 
在数码时代来临前,距离虽然阻隔了人们相见,但没有阻隔人们相知。黄锐需要荣荣的眼睛,他的这位摄影师兄弟懂他亲密的情感、他的不足之处,以及他在彼岸的期待。

银盐相片曾让黄锐与荣荣结下一个惯例。在那个并不久远的时代,人们仍需耐心等待照片的冲印以及邮递。他们俩互相为对方创作照片的时候,一方能知道自己要的照片,但不知道自己会收到的形式。黄锐,这位造型艺术家,把荣荣的照片以及他后来自己创作的照片当作一种非具象的原材料。

照片所积累的、所转化的、所唤起的比它所展现的要多。摄影所表现的主体必然被其撕裂、拔起、抹去。

中国在2000年前后经历了巨大的变化。我们不难理解远离中国会产生的失落感。中国的艺术家们当时已有所觉悟。所有的材料都被他们拿来尝试。当代艺术和摄影都曾各自大放异彩。当时的创作即使无从参考,却高度自由、硕果累累。

在这些自由创作的照片里,自然、权力符号、爱、拆迁、寺庙,以及照片的碎片里墙上和楼梯上隐约可见的女子,它们有着什么样的共同点?它们是否都象征着一个正在经历巨烈变迁,追求绝对纯粹的世界?而此时,荣荣从委托创作的摄影中发展出一种新的种类,自成一派:它的摄影作品有那么剧烈、也没有那么明亮或阴沉,好似在一片混沌中营造出的一个乌托邦。

这个展览可以从两位艺术家摄影中的互补性这一角度来理解。两者风格各异:黄锐的摄影低调、率直、坚定、持重,而荣荣的摄影则感伤、坦荡、敞开身心。因为,照片,如果对黄锐来是一种材料和符号,那么对荣荣来说就是光线和叙事;如果对黄锐来说是一种严峻的记录,那么对荣荣来说是一个乌托邦。就像一对双胞胎兄弟,他们不同的个性使我们得以分辨他们,并给同一个世界以两种不同的诠释。

弗朗索瓦·赫伯尔,2017年9月 法国



姓名*
电话号码*
电子邮箱*
留言*
 
验证码
提交
上一个: 邵文欢
下一个: 细江英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