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 > 林博彦&黄承聪

林博彦&黄承聪

作品概念

《两位业余摄影爱好者不合时宜的工具》系列 

数码摄影令影像的生产更大众化和民主。但随着相机的操作变得自动和直觉化,对使用者而言,工具的运作原理,其潜在预设的规则变得愈加隐蔽。而图像被加诸语义的过程中,相机扮演的角色至关重要:相机是被预设去制造某类影像的,而每一张照片只是实现了预设的一种可能1 。

相机的建构直接影像了我们可以拍摄的照片,从而也控制了我们观看和了解外部世界的方式。当我们放弃了解和批判制作影像背后的规则和限制,那么看似让摄影变得更自由的科技,其实可能限制了新的叙事方式和产生。

  

我们尝试从制造影像的工具、方法和过程入手,去解构和反思摄影的根本元素。

 

作品里使用看似古老的技术:这不是出于怀旧,而是因其灵活性更能阐述相机在拍照时扮演的角色。我们尝试挪用和颠覆说明书中的影像语言:扮演着相机的操作者,看起来在示范工具的正确使用方法,但实际却入侵了设备,赋予他们新的功能。 

1. 维兰·傅拉瑟, 攝影的哲學思考(2000) 



作品解释

一) 我们用硬卡纸筒作为机身,配上木制的4”x5”胶片后背和步枪瞄准器组成了一台1.8米长,光圈 f /1250 的长摄针孔相机。这个荒谬和夸张的组合,令它的外观和使用都近乎滑稽的不真实,也不符合固有对摄影工具的认识。它是我们对摄影器材迷恋的极端化产物,而身背它去拍照好似一场两人的仪式/表演:放置好脚架;摆上炮筒机身;插上胶片后背;前后反复瞄准之后,等一声令下然后开启开门。这表演将时下对摄影过分着重捕捉被摄客体和摄影作为入侵性的行为进行放大,并提出疑惑。 

二) 系列的第二部分着重于现实至图像的转译:即画面的压缩与抽取——3d到平面;负面到正片之间的转换,尝试把按下快门这个动作,从环境压缩到图像的过程拆解并延长。 

一个球形的感光物体被放置于由前、后、左、右、上五个对着不同方向的针孔相机中。来自环境中的光被投影和覆盖于球体这个立体的负片上。 

之后,为了将黑白反转,我们反转了旋转式幻灯机的功能和概念,从投影到吸光,把它改装成拍摄图像的工具。球体负片被放置在转动的台上,投影-摄影机则从中重新构图,把它360度地翻拍成为幻灯片。同一台投影-摄影机再次用作投影机用以播放由它拍摄的幻灯片,在过程中将负片转译成了正片。 

三) 第三部分中,一台旧时copal翻字时钟(copal系生产大画幅镜头及快门的品牌)被改装成照相机。时钟的每一片数字翻页被覆盖以相纸,使每一片翻页都可以独立成像。基于时钟的机械结构,每一片数字翻页都有既定的不同的曝光频率和时间。时钟相机被长时间曝光(理想为12/24 时)后所拍下的照片按时间顺序排列出,将成为一次非线性地对于时间和空间的记录。翻页上的数字亦会显示在图像上,每张照片具有的及整个摄影过程的时间性以此被突出。 


姓名*
电话号码*
电子邮箱*
留言*
 
验证码
提交
上一个: 良秀
下一个: 卢彦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