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麦:在显现与虚无之间|讲座×在艺直播
栏目:2018 发布时间:2018-10-11
本周六(10月13日)下午4:30,艺术家秋麦将结合他正在三影堂+3画廊举办的个展《心师目》为大家带来讲座《那远去的江水》。讲座将以中英文双语形式进行。



相关链接:【预告】秋麦讲座:那远去的江水


讲座《那远去的江水》将于在艺平台直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直播间。






秋麦在虎跳峡拍摄


“您很难找到一个比秋麦‘更中国’的西方艺术家。秋麦出生于 1969年,摄影家、书法家、书籍艺术家,他的作品深得中国最学术、最深奥的传统之精妙。作为一个居住在北京的成功艺术家(他的作品已经被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亚洲艺术部收藏),秋麦的作品少了些挑战性,更多的是知性和禅意,经常是单纯的美感。更有挑战意味的是他的身份:秋麦是Michael Cherney的中文名,他出生于纽约,犹太血统。秋麦的作品是艺术全球化的前沿例证:如果亚洲艺术家可以轻易地 “走入西方”,那么什么可以阻止大批未来的 西方艺术家 “走入东方”呢?或者,正如秋麦/Michael Cherney, 同时走向两个方向,既美国,又中国,即现代,又传统。”


-- 谢柏轲, 普林斯顿大学中国艺术史教授





秋麦创作感言


中国传统山水画的魅力,就在于作品的目的仅仅是暗示现实世界可以提供的潜在可能;图像徘徊在显现与虚无之间。笔墨与笔法的语言(与其物质载体)在千百年来不断演变,描摹自然之力愈臻完美。但英文中的“自然(nature)”一词,有多重含义 。它既指自然的外显之貌,人们可观可看的“天地”;也含括了其内在特质,如树木、山石等物、甚至人的本性与特征,这才是中文里的“自然”之义。

 

通过把握与传达自然物象的本质和气韵,绘画比摄影让人感觉更“逼真”,因为它蕴含了大自然超越一时一刻的、亘古长存的特质。这种作画之法既状写自然,也对自然进行了提炼。





由于摄影必然是在某个时间与地点被定格的,那么摄影师要如何克服自身媒介的局限而去表达中国传统山水画之精粹呢?中国画特有的笔墨形式本就起源于自然,我们便可以再觅之于自然,尽管它往往隐匿于细微当中。


师法自然和临摹古作都是中国传统山水画学习的核心要素,摄影当然也是“临摹”的一种。但是老练的观察力也是需要的。在我开始探索、拍照之前,已经花时间对古典绘画作品进行了学习和吸收。四处旅行时,有时会涌现那么一个瞬间,一个视觉触因会促使我按下快门,而这个触因有时是潜意识的。旅行结束,回到工作室,要做的就是在图像框架中寻找到它的“气”。


我的意愿是让摄影成为与自然——这个可触可感的世界——衔接的渠道。改变图像会破坏这个初衷,因此我对这种方法敬而远之。只有大自然可以夸大自己[i]。而裁切、遮幅、放大和折叠则是可以使用的工具。


我希望让摄影充满万物兴衰的感觉。摄影在带领观众穿越一幅作品的深处时,也同时提供了一种回归,因为观众随时会意识到所见之物确实是在物质世界中存在过片刻的光;由此,摄影提供给观众一种与物质世界及其本质相连接的感觉。



[i] 梭罗,《河上一周》,1849.


秋麦书法:梭罗《河上一周》节录

立轴,书法

232cm×106cm

2012






秋麦|Michael Cherney


1969年出生于纽约,现居北京


秋麦毕业于纽约州立大学宾汉顿校区,主修中国文学和历史,后至北京语言学院进修中文。后自学摄影和中国艺术史。秋麦的学术背景和对中国艺术史的钻研使得他对中国山水画传统心怀永久的欣赏与敬意。秋麦居住于北京二十余年,通过摄影旅行广泛游历了中国大地。在跋涉中,他不断寻找和艺术史有关的古迹、地点, 旨在 “凝望着一个承载着广大的(有时令人生畏的)历史和文化记忆的地方,用摄影来捕捉它的某个瞬间, 虽转眼即逝,却也真实存在。”


秋麦的作品是第一个进入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亚洲部收藏的摄影作品, 并已被其它多家国际艺术博物馆永久收藏,其中包括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纳尔逊艺术博物馆、盖蒂研究院、哈佛大学艺术博物馆赛克勒博物馆、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耶鲁大学美术馆、洛杉矶郡立美術館、皮博迪埃塞克斯博物馆、波特兰艺术博物馆、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圣芭芭拉艺术博物馆等。